首 页 | 兆通产品部 | 兆通工程部 | 兆通维护部 | 兆通销售站 | 天猫店铺 | 技术中心 | 方案中心 | 典型案例 | 兆通论坛
当前页面:首页>>身份识别技术本质上是一种“交易成本”
[2010-2-8]
 
作家李敖曾经讲过一个关于文凭演变历史的例子:他父亲是上个世纪初的北大毕业生,当时北大发的文凭只有名字和校长签字,根本没有照片;到了上世纪中叶以后,文凭上不但要有照片,还要有钢印;而到了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由于文凭造假猖獗,人们不得不开始推行文凭上网,以便用人单位鉴别文凭的真假(这最后一句是我所加)。
  尽管我们很容易就把这个例子看作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例子,但实际上有经济学头脑的人都知道这其实是一个经济学“交易成本”理论的应用实例:由于雇主与备选雇员之间对该备选雇员的才能和品格存在信息不对称,而要对一个备选雇员的才能和品格进行鉴别又非常困难(这是第一层交易成本),文凭也就成为雇主选择雇员的一个重要标准,而越是信息不对称,文凭扮演的角色越重要;而随着文凭的重要性的提高,自然其被造假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对文凭真假的鉴定就又是一个交易成本;而当对假文凭的鉴别手段提高之后,又会出现所谓“真的假文凭(文凭是真的,但获得方法是假的)”,这又是一层交易成本。据说由于中国博士的培养水平下降太快,现在很多雇主都开始要求博士求职时同时提供本科和硕士文凭供参考。
  相反,在信息较为对称的时候,比如李敖父亲上大学那时候,文凭并没有这种重要性(具体原因不说了),所以他父亲那时候的文凭可以制作得马虎点;陈寅恪游学欧洲六国,每次都在自认为获得学问真谛时就离开而没拿一个文凭,但他回国后照样被清华国学院聘为四大导师之一;而在今天陈寅恪这样的没有文凭的大师连当中学老师的资格都没有。
  “交易成本”就是达到一笔交易需要的成本,比如要达成一笔交易,要花费时间,要花费精力,尽可能了解清楚各种信息,还要谈判,谈完后还要签约,签约还要公证……当然,还要冒被欺诈或者找不到合适的目标的风险。如此等等,都是“交易成本”。
  在全球化和信息化日益渗透进我们生活的今天,市场越来越扩大到全球各个角落,参与交易者的角色也越来越复杂,但在任何交易中,交易成本都是不可缺省的。当然,从人类制度和技术的发展史来看,寻找更方便的交易方式和降低交易成本是一个总的趋势。对参与交易者的身份进行认证,正是为交易进行信息沟通的一部分;而身份认证技术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不断寻找更方便、更安全、更廉价的交易方式的历史。
  我们熟知的唐玄奘,传说其幼年时其父考中进士后去某地上任,最后在路上被人害死,凶手还顶替其父去上任了。显然当时缺乏有效的官员身份认证手段是顶替者得以冒充的前提。尽管在古代,由于人们的生活圈子比较小,需要用到身份认证的场合很少,但一旦用到,都是关乎个人命运与国家生死的场合。例如南明时期,崇祯自缢后,弘光在南京即位,就先后发生了“伪太子案”、“童妃案”等与身份认证关系紧密的案件,但由于当时身份认证技术的落后,导致最后无论怎样判别身份都不能让人信服,结果也导致了南明内部的政治混乱。当然,也不是说古代就没有任何身份认证办法,明朝有谱牒制度,相当于户口本,任何人要迁徙都必须持有这个东西。十八世纪的欧洲还有人发明了测量人体骨骼长度来鉴别罪犯的方法。但总的来说,这些方法都有种种严重不足,或难于实施,或易于造假,实际是很难大规模使用的。
  只有在信息技术兴起后,以计算机技术为基础的生物识别技术得到充分发展,身份认证技术才真正发展为一项促进全球化,促进交易发展,降低交易成本,真正给人类带来安全与便捷生活的技术。
  生物识别作为一种技术,本质上是一种工具。而作为生物识别企业,其首要的价值在于为人类社会生活的进步作出自己的贡献。
  作为国内领先的生物识别企业,亚略特提出了自己的以“安全∣便捷∣人”命名的全新市场战略。这一市场战略主要可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指亚略特的市场理念:借助人类与生俱来、独一无二的生物特征,解决信息时代“我是谁”(身份认证)的问题,为人类带来安全便捷的现代生活;第二个层面则是指亚略特公司将把生物识别市场细分为“安全”、“便捷”和“人”这三个市场。安全主要指对信息安全要求极高的政府、国防、金融等行业;便捷主要指兼顾安全与便捷的商务人士与时尚人群;人主要指应用于网络环境身份认证的企业级安全平台软件市场。

[返回列表]

首页 | 网络工程 | 综合布线 | 安防监控 摄像头 摄像机 | 方案中心 | 技术中心 | TOP | 典型案例
电话:025-83693855
Copyright © 2005-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南京总部: 南京市珠江路成贤大厦7楼